军事新闻

日寇的心理阴影:人人都是八路军-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7-12 01:17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寇的心理阴影:人人都是八路军

  石家庄发现侵华日军作战笔记 内有毒气战及军民抗战等内容

■所绘石家庄飞机场明确标注有“捕俘死刑墓地”。

  ■绘图中明确记录侵华日军违反国际法,施放毒气弹。

  在纪念“七七事变”前夕,省会石家庄红色文献收藏家孙海涛所收藏的驻石家庄侵华日军《羽田孟作战笔记》首度公开,经大连学者郭鑫初步整理,现已完成全文翻译。这是继《日军正定警备队“慰安妇”档案》、“石家庄集中营《石门临时俘虏收容所》文书”、《藁城梅花惨案日军文献》后,本地侵华史料的又一发现,为我省抗战时期本地文献再添一重要史证。

  □文/图 本报记者 齐璐

  专家观点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同乐认为:这册《羽田孟作战笔记》很有研究价值,羽田孟从一个普通侵华日军士兵的角度记述了他所参与的侵华战争,使我们看到一名普通日本青年被军国主义思想洗脑,进而走向侵华战场的演变过程。该笔记不仅翔实记录了羽田孟所属部队在河北山西一带的侵略活动,也真实反映了侵华日军下层士兵的内心世界。由于日本战败后,销毁了记载有毒气战、杀俘等相关罪行资料,该士兵作为侵华战争的参与者,真实记录了这段历史,从中我们也看到了八路军对日军的顽强抵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更加凸显了这册作战笔记的史料价值。

  侵华日军士兵羽田孟的作战笔记

  据考证,孙海涛所收藏的这本作战笔记,是侵华日军士兵羽田孟根据自己在侵华战场的亲历写成。羽田孟为日本长野县川中岛川流村人,1938年8月15日应召入伍。羽田孟与其所属部队驻防山西临汾??石家庄日军机场??河北省保定??石家庄藁城徐村,1940年8月16日,羽田孟于石家庄藁城徐村警备队解除现役返回日本,随即根据自己在战时不同时期的日记、书信、照片等资料,开始整理笔记并于当年9月20日完成。羽田孟有一定的文化知识,在其服役期间兼任所在部队的传令兵、情报整理(类似文书)等职务。其所绘制的作战概要图,均详细写明了所参与战斗的时间、地点、部队的行进返回路线、作战经过、所使用的武器种类、战果等事项。需要指出的是,笔记撰写的年代尚属于战时,即便是羽田孟复员后通常也需要编入日本的“在乡军人会”。基于日军军纪,对于战败战例的日军伤亡数字,大多作保密处理。综合来看,这本笔记是羽田孟对其参与的侵华战争所作的军事方面的记录。

  这本笔记十分珍贵,明确记录了侵华日军施放毒气弹及残害战俘的丑恶罪行。

  日寇使用毒气弹被明确记录

  据羽田孟记载,1939年1月8日-9日,侵华日军在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光华镇前土霍村附近与我抗战部队展开激烈战斗,羽田孟所在温井部队小山队也参与了战斗。1月8日,侵华日军在前土霍村附近山区的标高1663高地进攻我抗日部队,遭到我军顽强抵抗。日军出动飞机进行空中支援、地面以“MG(重机枪队)配合步枪队进行突袭。在该次战斗中日军施放瓦斯弹,迫使我抗日部队撤出高地,日军于22时占领了高地。1月9日拂晓,在得到密探的确切情报后,日军再次进攻我抗日部队,我八路军进行顽强抵抗,在日军有重武器的情况下经激烈战斗,最终转移。日军在其后的战斗总结中写道,因瓦斯弹造成我八路军伤亡,“此次作战让小山队享誉军中并成为模范,荣获最大战功”。

  孙海涛认为:笔记撰写的年代尚属于战时,因是其私人笔记,相较于战时日本各类组织、团体所编写的旨在为侵略战争服务、宣传美化侵华战争,战后一味掩饰侵华罪行、逃避战争责任的其它战史类资料显得更有价值;也可能正因为是回国后整理的原因,才使得这本笔记避免了日军的各种检查,从而保存了更多鲜为人知的史料。笔记中对于侵华日军施放毒气弹的记载,从侧面再次印证了日军在之前战斗中使用瓦斯弹致使我八路军大量牺牲、违反国际法的恶劣行径。

  日寇在机场内设置“杀人场”

  《羽田孟作战笔记》对于残害我国军民也有较为详细的记载,例如,日军驻防石家庄飞机场部队为了保障飞机场的安全,在飞机场周边村子搜捕“可疑人员”(日军所谓的捕俘),并在飞机场内专门设置了“捕俘死刑墓地”,我方军民一旦被视为“可疑人员”,一经抓捕即遭杀害并埋葬在此处。这一残忍的史实,在羽田孟绘制的《石家庄机场鸟瞰图1939年1月》中就得到证实,从图中,清晰可见日军在石家庄飞机场(今石家庄新华区大郭村)内所设置的“捕俘死刑墓地”,并有明确的文字标注。

  此外,羽田孟还记录了自己第一次残杀我军俘虏的罪行,日记中写到,4月28日19时,“鄙人最初的、终生难忘的杀人时刻:战俘??死刑!”血淋淋的杀戮就这么上演了。

  作战笔记还记载了1939年9月19日在大兴庄大柳树(今保定市清苑区温仁镇大兴庄)附近的一次战斗,我方有“数十名”八路军被俘,均遭到日本兵残酷杀害。另,1940年1月31日在中栗峪(今邢台市内丘县獐么乡中栗峪村)附近的一次战斗后,日本鬼子把我军俘虏置于重机枪前方20米区域,全部扫射杀害。

  另外,日军还在我晋察冀地区残酷推行“三光政策”,对此,羽田孟笔记第50?53页有着详尽文字记载:“1940年1月12日抵达石家庄……对抗日村落,无论是粮食、村民皆以火焚烧其住屋,全村焚尽而返。”

  面对来犯之敌 八路军顽强反击

  日军的种种残暴罪行,遭到了我抗日军民的顽强抵抗,其中,就记录了在今石家庄长安区高家营日军所遇到的困境。羽田孟笔记第57页记载:1940年2月6日,小山中尉命令部下分队,羽田上等兵以下12名,派遣至温井地区第一分遣地南高家营(今石家庄长安区南高营),在此期间,由于袭扰不断,每日不得不“示威行军”,搜捕可疑人员。并且时常需要监视南兵营至南高家营之间电话线(被切断盗走20米??1940年2月20日笔记)等。

  此外,该日记还详细记录了日军在灵寿、平山一带展开“扫荡”的经过:(自4月12日至4月19日),到灵寿县慈峪镇、北谭庄附近战斗。在执行水原旅团对慈峪镇的“扫荡”时,“昨日四时,战斗开始。与后方失去联系。最前线奇兵突进,紧急拆解搬运重机枪奔袭十里地左右。敌(指我八路军)已向北方转移。”

  此后,在执行第二期“扫荡”命令时,羽田孟记录:自6月12日至6月26日,参加平山县温塘镇洪子店扫荡战;自6月13日至6月24日,参加平山县小觉附近“扫荡”,水原旅团命令:配属水原旅团直辖,与(旅团)本部一同行动,前线战斗十分惨烈,他表示,此次本小队仅有一人负伤纯属侥幸。此外,他还记录了前往战场时,在距离温塘镇1公里左右的地方发现众多的地雷。

  羽田孟不知道,这年9月水原旅团再次以“牛刀子”战术意图偷袭我灵寿根据地,在陈庄遭到我八路军120师主力及晋察冀军区部队一部伏击。这次战斗,毙伤俘日伪军1200余人,挫败了日伪军寻歼八路军主力的企图,史称“陈庄大捷”,是我军抗战史中经典战役之一。羽田孟随所在部队调防保定,没有参战。

  侵华日军的心理阴影 人人都是八路军

  貌似强大的日军,面对我抗日军民的顽强抵抗,心里充满着惊惧。

  在藁城、八方村、角中等地警备时,羽田孟忧心忡忡写下,农民见到日军来时一同作笑脸状,“但绝对是表面装作温和的样子,绝不可掉以轻心。”日军通过整备道路、以及不间断的示威行军来震慑抗日军民,以防止入侵(警备)区域内。“搜捕土匪、八路军、密探等是常有的事情。”“时而实施宣抚行军,伴随深夜紧急集合,‘时刻准备敌人来袭’的口号常挂心中……”这从侧面可以反映出我抗日军民对日军形成的心理威慑。

  对于伪军,日军采用“既用又防”的态度:“1940年5月18日开始担任徐村地区的治安工作。新民会组织的剿共总队驻扎在屯营西侧的宿舍……然而却不能(给予)太多信任,时常需要警戒。”

  八路军给侵华日军迎头痛击的同时,也给日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该笔记就记载了1939年7月11日晚,该队发生下级兵酒泽引爆手榴弹及开枪事件,造成日军死亡1人,重伤2人,轻伤1人。

  此外,羽田孟哀叹:“连日战斗致使身心交瘁,唯有相互激励祈祷胜利。”他相继记录下“夜袭,数次。”“距离石门市十多里的抵抗更是如此,真切感受到(八路军的)顽强。”“因北谭庄作为(八路军)根据地的关系,抗日标语各处都有张贴,连墙上也有书写。”

  最后,他总结道:“人人皆是八路军。”

【编辑:房家梁】